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。  

 


返回主页

 
 
 
 

 联系方式:

 邮箱:cnzen@cnzen.org

 电话:(02061136802

 

 

 



清夜听蟋蟀

禅味生活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07-06-22


  夜深了,坐于檐下,听金声玉振式的蟋蟀叫声,也自然是一种难得消受的清福。

  年轻时,读《诗经·七月》,对于“七月在野,八月在户,九月在宇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”等诗句,仅只能囫囵吞枣地背下来。而今,随着年事转高,阅历亦深,那蟋蟀的叫声作为时令更替的信号,已牢固贮藏在我大脑的记忆区间中,同时,也加深了我对《七月》的诗句的理解。

  工毕归家,自然是够劳累的了。晚餐后,我便照例一人坐在阳台的檐前歇憩。槐叶稀疏,月光皎洁,伴随那清晖投下的参差的黑斑,简直是一幅映在地上的水墨画。夜风清悠悠的,拂过我疲劳的身躯,够舒适的了,而那裹挟在清风中的蟋蟀的叫声,听后则更使人心神怡荡。特别是夜深时,孩子们的欢噪声早已消失了,电视机声也稀小了,马路上的车辆声也不再那么喧闹了,则更是聆听蟋蟀这位天然乐师演奏的良辰。茶宜清,风宜轻,星宜少,月宜淡,而那蟋蟀的吟唱声也便更清、更脆、更耐人涵咏。

  清夜也往往是最易触发人联想之时,刘彦和在《文心雕龙·物色》中说“是以诗入感物,联类无穷”,这是一点不错的。每当我听到这些小生灵的清韵时,我便联想到封建社会里的权贵乃至天子,他们何以要将这些小生灵蓄养起来,当作互相厮斗的玩物呢?这在《聊斋·促织》一文的记载中,就够令人深思的了。将原本是时令至美的清韵进行人为的破坏,强加给它们“斗杀之争,不知其中究竟有何乐可言?倘若那些权贵们真能有一段闲心,他们自然会消受得起时令的至美天籁,也就不会人为地暴殄天物了。

  人若无械斗之心,又何必驱遣那些小生灵打斗呢?倘若人们斗心顿息,各人心中自有一段月明风清的良辰美景,那就是人人受用不了的清福。为此,笔者劝君放却盆中作斗的小蟋蟀,静听着月下促织的“小夜曲”。

(作者:蔡日新 文章来源:《禅露》) 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一双凉鞋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懂得欣赏
  •  

    发表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

    昵 称:  
   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
    转载作品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    被转载作品的版权人如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    本站服务器由铿锵在线®提供带宽以及技术支持 。

    Copyright © 2007~2012   禅味生活 www.CnZen.Org  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广东网监备案号:4451213010701